38f39a1b1e454a4996a4cf90e408a4af.jpg

2017年 因力霸集團掏空案使王令麟入獄兩年服刑 東森集團也因此元氣大傷 王令麟假釋出獄後重新掌權東森集團後 重新思考集團發展之路 畢竟時代變動太快 他也得跟上新思維 但因東森集團曾經有因為多項金融詐欺前科 所以我必須把資料浮上檯面   

王令 曾經犯過的超細膩洗錢犯罪手法如今又使用慣用手法    

東森國際在航運部  賦予其手下執行副總潘凌雲先生至高無上的權力  

(知其事件已將此人降為顧問  又遭開除)

  使其斷尾行為非常熟悉

東森國際歷年來的種種輝煌戰績  

  可以說是台灣詐欺界的第一把交椅  

   可說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在航運部船廠及船東之間   收取暴利  被害者以為 : [潘凌雲先生所述: 東森因為王令麟入監服刑非常需要這筆錢 而收回扣是東森國際一貫作風   所以不疑有他 乖乖付了這些錢 事後潘凌雲先生造假文件 與船廠船東收取回扣 但這些回扣 卻沒有入東森的財報 是入了他個人在台灣開設的分公司 並且以要脅的方式使下游廠商承受種種的不合理的要求 甚至還將廠商該拿的款項從中攔截 以偽造文書的方式簽名  而簽名的同時他又是東森的副總   合理的懷疑是東森國際授權指使 ] 

知情人士透露 去年已經向東森國際提告  今年2017 2月份 將會對東森國際提起訴訟 

究竟台灣的法律到底是保障好人呢??

還是保障有錢人??還是台灣真的是犯罪者的溫床??

東森國際非常惡劣   

 

 

 

 

引言 2007-03-09   力霸集團金融弊案偵結起訴 多達九百四十頁的起訴書中 關於東森媒體集團總裁王令麟是否涉案雖隻字未提 但檢方證實 已另簽分他案繼續追查東森資金與力霸集團往來的關聯性 力霸案的偵結並不代表王令麟已全身而退  

台北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林錦村說,礙於力霸案被告羈押期限將滿,加上相關犯罪事證明確,檢方先將力霸集團部分偵結,東森部分則另行分案,並由承辦檢察官依掌握相關事證進行應有的偵查作為,至於掌握事證則無法進一步對外說明。

王令麟回應「尊重司法」

對父親等家族成員被起訴求處重刑,王令麟昨僅以「尊重司法」四個字回應,其餘不願再多說。王令麟說,他個人一向尊重司法,力霸案已進入法律程序,相信司法將會在釐清案情後,做出公正裁判。

對可能是檢調下一波偵辦對象,王令麟不願再作回應,只透過幕僚強調,從力霸案發生後,東森集團關係企業早已主動、積極配合相關調查,只要檢調認為需要,東森集團還是會主動配合調查。

辦案人員透露,檢調單位雖在1月中將王令麟限制出境,並曾派員觀察他的行蹤,但從分案至今,從未約談王令麟或將他改列為被告的原因之一在於,東森集團規模龐大,貿然行動的結果,不但有將王令麟羅織入罪之嫌,甚至恐波及旗下龐大員工的生計。

檢方已將東森卷證彙整

據了解,偵辦力霸案五大犯罪區塊的檢察官俞秀端、盧筱筠、吳秋瑩、張書華與黃立維等人,在調查案情的過程中,都將有關於東森集團的卷證,包括匿名檢舉信函、證人證詞、授信戶資金往來等資料統一彙整。

辦案人員雖強調毋枉毋縱,一切依證據查案,但檢察官俞秀端在追查亞太固網掏空案時,發現會計師單思達參與程度頗深,不但是王又曾掏空案的共犯,甚至在簽核力霸集團會計憑證前,還是王令麟主導的東森傳播事業公司的會計師,未來視案情需要,不排除再傳喚他到案說明。

不實授信 蠶食力華票31億

王又曾等涉嫌掏空力華票券,手法包括:運用無實際營業的人頭公司,向力華取得授信貸款或保證商業本票,以及要求其他營運不佳公司,購買力霸及嘉食化公司債後,始同意提供無擔保商業本票等,共掏走力華票券卅一點一億元。

檢方調查,王又曾等從八十七年起,有計畫地把力華票券資金掏出,供集團使用,他們明知力長等公司無實際營業,每年仍持續運用董事會的自家人掩護,以包裹表決方式通過數十家小公司的授信貸款或保證商業本票,以每家一億多元不等,蠶食力華票券資金。

至於小公司「製造業績」手法,則是以公司間的假買賣虛增營業額,製作表面風光的財務資料來取得授信額度。

依上述手法到九十五年,力華票券每年提供的授信額從廿六億至卅三億不等,且一再提供續約展期;此一部分掏走金額有廿五點一億元。

再者,力華票券高層主動對外招攬資金困窘的客戶「宏中興」等廿六家公司,表示他們可取得力華票券的授信,但須搭配購買力霸或嘉食化公司債;且集團為掩護違法作為,竟在授信審核表上的擔保品欄目上填「無」,嚴重損及力華票券對授信戶的擔保管理及正確性。

累計依此手法搭買的公司債數額達六億元,使力華票券資金不法流入力霸集團;之後有些授信戶如「領航服飾」、「中華公明生物科技公司」等,均倒閉不知去向,又再損害力華票券利益。

掏空力霸嘉食化 近190億

檢方查出王又曾創立中國力霸及嘉食化後,成立嘉莘等百餘家子公司,利用「以子養母」、「母子假買賣」的方式掏空兩公司近一百九十億元,連看病、買衣服甚至繳稅等私人花費或貸款都用公款支付,此部份金額就達五十六億餘元,王又曾夫婦潛逃後,還曾打電話回力霸要薪水;起訴書指出,王氏家族另利用兩公司及其子公司向銀行詐貸及展期獲利一百卅一億餘元,並涉內線交易獲利四千餘萬元。

起訴書指出,力霸及嘉食化原以兩公司資金成立嘉莘等六十八家子公司,再以子公司名義向銀行貸款,並以關係企業中華商銀股票為擔保抵押,但八十八年間嘉食化化纖部門出現嚴重虧損,力霸、嘉食化及中華商銀股價大跌,自每股廿元跌至五元以下,出現擔保不足,須補差額。

王又曾為解決窘況,以「以子養母」手法,再成立連南等卅九家子公司,由王令一、王金世英等親友擔任負責人及董監事,但嘉莘等子公司並無營業,王又曾又祭出「子母假交易」方式,如中國力霸與子公司嘉莘間,實際上並無買賣,但王又曾等以紙上作業方式,假造黃豆、玉米交易,並開立面額一百餘億不實發票;嘉食化也以紙上作業方式,向子公司購買五十餘億黃豆及玉米。

八十八年間至去年王又曾潛逃前,力霸及嘉食化與其子公司均是績優公司,得以順利向銀行貸款、募集公司債、發行商業本票,籌得百億供私用。

另王又曾對於以他命名的「王又曾基金會」也不放過,起訴書指出,他明知力霸公司已無殘值,卻仍以基金會資金八千五百萬購買力霸公司債,套取現金供家族使用。

另外 亞固花10億買黃豆

力霸集團掏空案中,亞太固網寬頻股份有限公司堪稱力霸集團的金雞母,從八十九年到九十五年底,共提供二百七十二億二千六百九十四萬餘元的資金給王又曾「提款」填補資金缺口,居集團五大犯罪區塊之冠;檢調表示,說亞太固網是王又曾的提款機,也不為過。

判決書指出,王又曾五鬼搬運亞太固網資金手法中,最離譜的是「黃豆案」,也就是竟要亞太這個網路寬頻企業,花近十億元,去購買集團中「鼎森」和「宏森」兩家子公司的黃豆,再將這天價的黃豆,轉售給集團內的紙上公司。

另外,王又曾藉由承租營業所和倉庫名義,要亞太固網付其他子公司押租金,再以利息抵付租金方式,共掏空近八億元;還以投資名義,在無任何擔保或風險評估下,要亞太固網去購買集團內、紙上公司的私募公司債共一百億八千萬元。

接著,還以轉投資為藉口,將投資款二十九億和二十八億,分別匯入鼎森、宏森兩家子公司,再假藉購買關係企業股票、公司債,或預付貨款和借款名義,掏空前述五十七億元;接著,王又曾又以短期借款方式,由集團紙上公司向亞太固網借款,目前尚有五十三億三千五百萬元未還。

最後在九十四年8月間起,王又曾再以預付款名義,由亞太固網支付鼎森、宏森公司約四十三億元。

檢調人員指出,亞太固網在八十九年間收足股款約六百五十七億元,扣掉給台灣鐵路管理局使用光纖網路補償費作價約九十億元,總計還有五百餘億元的現金資本,但遭王又曾挪用的款項就占了一半多;掏空過程中,會計師單思達和郝麗麗,對亞太固網和力霸集團製作不實的財務簽證報告。

違法放貸 友聯被挖走47億

力霸案昨天偵結,檢方查出,友聯產險區塊涉弊部分,王又曾涉嫌以偽造董事會議紀錄,買賣力霸山河等房產,違反授信規定,放款給人頭公司,以此方式掏空友聯約四十七億五千餘萬元。

檢方查出,王又曾在八十八年1月,因力霸集團亟須資金週轉,因此,利用連恆等十家人頭公司購買桃園八德市「力霸倫敦城」二百一十八戶房產。

王又曾再指示友聯以九億二千七百多萬元,向此十家人頭公司購買此房產,簽約10日內,即支付八成價款約七億四千多萬元。

不過,此批房產因故無法過戶,也因此,王又曾以「九二一震災無法完工為由」,指示力霸主動要求解約,友聯因此將七億四千萬元列入應收帳款,但事後,僅收回三億餘元。

另外,八十九年6月間,友聯產險向力霸公司、嘉食化公司分別以四億八千三百餘萬元購買位於台北縣中和市「力霸山河」六十三戶公寓、卅五個停車位,但事後,力霸公司以有「產權爭議」等理由,遲未辦理過戶。

事後,友聯一直沒有追討此筆款項,任由力霸公司展延還款期限六次,解約後,力霸僅還款四千多萬元,至全案爆發,還欠友聯一億零九百八十萬元。另外,王又曾也指示友聯產險違背授信相關規定,放款給仁湖等十七家人頭公司,及人頭趙顯連約卅五億零二百卅萬元。

超貸、呆帳 中華銀失血110億

王又曾潛逃後,引發中華商銀擠兌,檢察官盧筱筠發動搜索後,不但聲押擔任中華商銀太原分行經理的陳文棟(前檢察總長陳涵兒子 )獲准,還追出王令僑與王令興兄弟另開公司統包中華商銀發卡與處理不良債權業務,導致違法放貸與呆帳的總金額超過一百一十億元。

檢方追查中華商銀弊案,原本如大海撈針,經過比對力霸與嘉食化公司債購買戶與中華商銀授信資料後,發現太原與松江分行大有問題,力霸集團虛設的德台人頭公司不但以另家力長紙上公司所提出的力霸皇冠飯店做為擔保,在殘值不足的情形下,仍向中華商銀貸得七億五千萬元。

檢方還發現,王令僑私設東昇行銷公司,不但違法承攬中華商銀現金卡業務,降低發卡門檻,每張還抽取一千兩百元佣金,衍生六十一億巨額呆帳,至於卡債則委由王令興所開的翊康公司催收,最後再將不良債權賤賣給同樣由王令興主導的另家翊豐公司處理,導致中華商銀再虧損近四千萬元。

此外,中華商銀也要求授信戶搭配購買力霸與嘉食化所發行公司債,非法貸給秋雨等十四家公司四十一億元,力霸集團則因此獲利十五億元。

辦案人員還發現,王令僑多年前應父親王又曾以沖喜為由,與在日本讀書認識的同學程佩華結婚,婚後兩人感情不睦,王令僑在台沒有戶籍地就是不願與妻同居,但王令僑擔任中華商銀副總後,不但讓妻子掛名東昇行銷負責人,每月還讓她領取高額的信用卡佣金,但程女在力霸聲請重整後隔天赴美至今未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刀疤仔

刀疤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揚盡
  • 小的曾經跟東森集團有合作過 但是因為他們都會幹下游廠商的回扣

    沒辦法 這種公司居然可以留在台灣那麼久~也算是台灣奇景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